木七

认真生活,难过就放下手机

Q:七七宝贝,终于看见你啦,身体还好嘛

阳康啦哈哈!注意身体哦,平平安安。

(战山为王)我老公帅吗?

  小甜饼,一发完,7K

  非典型性暗恋,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

  大家小年快乐呀!
-----------------------------------------------

1

  

“王一博,你是卧底。”


  

枪口抵在眉心,对面的人凶神恶煞,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给我个理由。”老大的手搭在椅子上,皱着眉头。


二彪从口袋抽出一打照片,手一扬,飘飘洒洒散落在地上,照片上赫然的两人,一人凑在另一人耳边在说些什么。


“老大,我看见他跟一个警察在接头”二彪说。


“身份确认吗?”老大问。


“老大,身份已经确认了,肖战,28岁,是一个辅警。”同为老大左膀右臂的汤雷说道。


“一博,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气氛很凝重。


这段时间警察一直在打击他们帮派,好几船的货物都被扣留,本来就一团乱,老大怀疑帮里有内鬼,这正好撞到枪口上。


只是王一博从十二岁就跟着他了,已经十年了,王一博的父母的是帮里的人,甚至比他都早来帮里。


二彪的枪口狠狠的顶着王一博的眉心,表情恶狠狠,只要把王一博弄下来,自己就能更进一步,三把手指日可待。


王一博甚至全程姿势都没有变过,汤雷最气愤的也就是他这个样子,好像自己半条命换来的位置,在这个人眼中却是不值一提。


没有人说话。


好像默认了一样。


“王一博!老大含辛茹苦培养你,你个狗卧底…”二彪狠中收不住的隐藏笑意。


“一博!他到底是谁?”


眼看着更多的枪要出鞘,王一博手慢慢伸到口袋里…


剑拔弩张。


汤雷也猛的掏出手枪,下一秒子弹就要穿过王一博的脑袋,溅出满墙的鲜血。


老大叹了一口气。


“我老公。”


语出惊人,一时间众人表情各异,二彪恶狠狠的表情一瞬间凝固在脸上,啥玩意?


王一博伸手按下二彪的枪,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怼到二彪面前,摁下,屏幕亮起,而后他指着屏保说道。


“我老公,肖战。”


摁灭。


好像是有两个人也微微侧过头偷瞄了两眼,妈的好像是挺帅,但是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依稀记得之前有个人想跟博哥上怆,现在好像生活还不能自理来着。


啊这,谁来质疑一下故事的真实性。


“你放屁!你一个混混为什么跟警察在一起!”二彪重新举起手枪。


王一博一笑:“因为爱呀。”


气氛从凝固转到尴尬好像又有点滑稽,算了,还是尴尬吧。


老大坐在上位,仿佛在思考王一博弯了和完了哪个可能性更大一点。


“老三,之前可没听说过你喜欢男的呀。而且,我查的肖战还是单身吧。”汤雷放下枪,皮笑肉不笑。


气氛再一次凝固。


“别介意啊,是我不让,我在我老公眼里就是一个老实本分的打工仔,不是什么混混,他当然跟我在一起了。”


王一博环顾一周:“知道了就给我嘴把严实,别破坏我在我老公心中的形象。”


妈的死gay。


好一个老实本分打工仔。


老大盯着一个方向若有所思:“给你老…给肖战打电话,开外音,让他先说。”


OK,王一博跳眉比OK姿势,丝毫不慌。


所有人的注意力现在都在小小的手机上面。


“喂宝,想我了?”


臭谈恋爱的。


“想你了!”王一博开心的样子好像没有一个手枪正敌着他,笑的小括号。


“嘿我也想你,今天早饭有没有吃呀?”那边传来翻动纸张的声音:“晚上想吃什么,我今天估计下班会早,想吃什么我去买菜给你做。”


“最爱你了!想吃城西的那家的煎饼果子,想喝你上次熬的皮蛋瘦肉粥!”王一博真的兴致勃勃在点菜。


“好的宝!你…今天什么时候能溜呀?”那边小心翼翼在问。


王一博撇撇嘴:“不知道呀老公,今天公司里来了好多人,乱糟糟的,好烦呀。”


“没事啊宝,下班了我给你做好吃的!再坚持坚持!”


“好!我老公最棒啦!”


汤雷有种玄幻的感觉,莫名的想吸口烟清醒一下,好痒呀,好像要长恋爱脑了。


老大有意咳了一下。


“老公我不跟你说喽,那边喊人了。”


“好的宝。”


王一博挂了电话,瞬间就收起笑容,拿手机顺势抵着二彪的眉心:“跟踪老子?”


“我老公帅吗?”


“你…”二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博,你先回去,最近先不用来这里。”


王一博无所谓的收起手机:“那老大我就先回去了。”


“汤雷,去查。”


“是。”







2

汤雷拿着手中八张双面A4纸,陷入沉默,又不死心多看了两眼,第一次痛恨自己超强的信息收集能力。


能不能管管这个社会。


条子跟混混在一起了。


猫和老鼠相亲嘴在一起了。


没什么含义,表面意思罢了。


汤雷试图还原当时的场景,很难想象肖战是以怎么样的心情去观看的那场闹剧。


起初只是小小的小辅警被迫坐在位置上喝茶相亲,姑娘看起来更被肖战的颜值吸引,兴致勃勃问了一句:“我能给你拍张照炫耀一下吗?别误会,我只是觉得兄弟你太帅了。”


肖战细心的自己拿手机,显得姑娘脸更小点。


一个人被摁倒在旁边的桌子上,激起了肖战辅警的自觉。


“干什么!公众场合打架!我报警了!”


“你别走,打完人就要走,你俩都别动。”


“还有那边那个穿白衣服的,你朋友都被打了你还想溜!”


后续是什么汤雷不太清楚,警局难插进去手,只知道去警察局录笔录的只有两个人,那个穿白衣服的王一博并没有在其中。


事情到这里一切发展的都太过于玄幻,汤雷看到了两个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发展,两周不到两个人就住在了一起。


接着就发生了二彪枪指王一博的一幕。


“王一博是加上那个肖战微信了,听说是一博主动的。”


“汤雷,你信不信?”老大问。


“……有点奇怪。”


“把王一博亲信喊过来。”


“是!老大。”


“我只知道博哥跟一个男的谈恋爱了,也是昨天才知道是一个条子。”


“博哥找那个男的时候不让我们跟,是有一次博哥打电话喊…喊了一声老公,我在转角处听见的。”


“好像是警察,之前我偷瞄博哥的手机屏保,是个穿警服的。”


“感觉那条子挺喜欢博哥的,经常打电话…没有,他一打电话博哥就总笑,就背着我们接电话去了。”


“有俩月了吧,不常说,是我们整天跟着他,才听两句。”


“我,老大我知道,博哥说…自己是个打工的,有次我俩从高速上下来,路过条子值班的地方,博哥还跟我换了位置,跟别的兄弟挤后面去了。说怕条子怀疑。看见了就说在出差,让我们收收脸上的表情,把东西藏好。”


老大点点头,信息差别不大。


可信度增到80%。


“按个小型摄像头进去。”


“是,老大。”


摄像头按的不太顺利,肖战上班时间固定,但是王一博因为最近不让他去帮里,每天就在家浇浇花刷刷碗睡睡觉打打电话喊老公。


终于等王一博一时兴起去接肖战下班房子里没人时,汤雷终于有机会进去按摄像头。


卧室的摄像头害怕被王一博发现只能换成更小型的窃听器。


“宝贝!给你!是我下班路上买的花。”


“战宝,我中午点了外卖,很好吃哦,我有认真吃饭。”


“不会嫌弃你的!一博手受伤了就应该多休息休息,最好能别去了。”


“老婆你什么时候洗完呀,好想你呀。”


“我们晚上一起去趟超市吧,家里没卫生纸啦。”


汤雷:我再说一遍,狗男男。


“宝,我今天下班会晚点,有个帮里又有人打架了。”


汤雷明显看到王一博挂完电话快速沉下脸,不知道手机上翻什么。


“喂,谁呀!”汤雷看到没看直接就接了。


“你爹。汤雷你要没本事直接别干了,老子就才五天没去帮里,七起打架,两次内讧,你就是个废物。”


“你tm……”


“我要是你就不好意思还嘴,趁这两天赶紧把烂摊子收拾好,再让我老公累着,你就跳江自杀吧。”


“我……妈的挂电话挂那么快!”


汤雷回去叙述的时候,不经意间把这段对话漏掉。


能证明,两人确实在谈恋爱,肖战知道王一博时混混,王一博也知道肖战是警察。


“会不会是两人串通?”


“不像。”


“怎么说?”


“咳…听见了…恋爱关系属实。”






3

休息的这几天,王一博倒是过了一个不错的假期。


他找的理由是脚疼请假了几天,所以肖战经常把他抱到沙发上,零食水果遥控器都放在他手边,中午不忙的话赶回来做饭。


汤雷给王一博打电话让他回来的时候明显听出来王一博话语中的嫌弃,敷衍着说行,知道了,明天?明天不行,我老公生日,后天?后天也不行,我们恋爱200天纪念日。


知道了知道了,自己废物还催别人。


王一博刚来帮里的时候,帮派主打走私活动,随着权利的深入,王一博这才知道这个帮派其实真正是为某一大人物办事,帮派走私的钱财有百分之八十归于大人物。


“业务范围够深的。”


这次是大人物在城边盖了一栋别墅,一面靠山,三面环水,景色优美,今天要亲自去放一些东西,需要王一博负责掩人耳目。


“你没在家呀?同事调班?那行,你早点回来啊。”王一博挂完电话,挥挥手说准备出发。


小弟递过来一瓶水:“博哥,之前老大喊我们问你的事情,我们只能一五一十的说了。”


“知道了。”王一博闭目养神,心情不是很好。


今天是恋爱三个月,谁这个时候被拉回来上班心情都会烦躁,而且要去伺候祖宗。


放东西?


灯下黑罢了。


下午六点,正直晚高峰。王一博在平板上写写画画,为等会儿的行动做准备。


车停到湖对面,王一博环顾四周,真是一个易守难攻,易于偷情的好地方。


“Y还有五分钟抵达。”


“知道了老大。”


王一博扔掉手中的烟蒂,想了想,有捡起来递给小弟:“找个垃圾桶扔了。”


小弟拿着烟蒂环顾四周。


周边有个垃圾桶…个鬼呀!


博哥你突然讲文明提前告诉我一声呗!


Y准时出现,王一博看了一眼小弟:“讲文明树新风知不知道,记得找垃圾桶扔啊。”


“……行,我去找找。”


王一博点点头。


没一会儿小弟就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博哥!博哥!我在…我在那边看见…看见…”


“你能不能屡屡你的舌头再说话?”王一博不耐烦。


“看见肖战跟一个女生在那边都快亲上了!!”


“谁?”王一博震惊。


“肖战…你老公。”


王一博愣了大概十秒,猛的推开小弟,朝着手指的方向跑过去。


小弟们赶紧跟过去,结果发现博哥跑的太快,身影被树木挡住,只能隐约看见王一博拉着肖战的衣领,表情气愤,而肖战低着头,旁边站着疑惑目光的姑娘。


“博哥,你说,要不要我们做了这小子。”小弟站在王一博身后,他老大第一次跟人谈恋爱,就落得个这个下场。


王一博盯着肖战看了很久,一拳打到肖战的脸上:“滚,别让老子再看见你。”


肖战被打的偏了头,只摇摇头:“一博,对不起,我真的是有苦衷的。”


周边相顾无言,所有人都看着这个闹剧。


电话铃声响。


“赶紧滚回来。”是老大的声音,王一博似回过神一样,他还有事情。


肖战就那样看着王一博毅然决然的背影渐渐远走。


“等我。”


王一博似魂不守舍,小弟猜测可能是刚看到男朋友跟别的女生亲热,也有可能是刚才老大骂了博哥。


“这段时间你随时盯着这里,这间房里有警报以及…如果有人闯进来,嗯?”Y说:“上面盯我了,最近先不要联系我。”


“是。”老大说。


回去的车上王一博在闭着眼睛睡觉,小弟坐在旁边唉声叹气。


“戴绿帽子的人是我,你在这里唉声叹气干什么?”王一博听得不耐烦。


“博哥我替你不值呀!那就是一个破条子…不对,还不是正规的条子,还敢给我们博哥戴绿帽子!你刚才就应该让兄弟们打他一顿!”小弟愤愤不平。


王一博沉默:“万一他有什么隐情呢?”


救命,恋爱脑竟然是博哥。


“哥…咱就是说…上辈子,肖战是不是救过你的命。”






4

小弟这两天频繁看见肖战出现在帮派附近,刚开始还认为是不是警察最近有什么行动,吓得帮派的人都紧张的藏刀藏抢藏烟头,在门口默念爱岗敬业诚信友善。


“跑什么跑!”肖战快步追上人准备按倒,感觉此行目的不对,又赶紧把人拉起来:“别跑呀,我主要是想问你点事情。”


“大哥大哥我刚进帮派什么也不知道你放我走吧我保证以后弃暗投明改头换面我上有八十岁的母亲下有两岁的孩子我就是个底层小混混我……”


肖战忒无语:“你们是不是集体培训过,昨天你也是这样说的。”


“诶大哥是你呀!我还以为是别的条子呢。”小弟有些放松,博哥前男友,就是咱们的前家人。


肖战拍拍人身上的土,问他:“一博…你们博哥,这两天怎么样?”


“还好吧?”小弟说:“就是冷着脸,不对,博哥以前也总爱冷脸,就是现在更容易生气了。”


“他今天吃早饭了吗?”肖战问。


“没呢,我这不是准备去买嘛,就又被您给逮到了。”小弟委屈。


肖战拍拍小弟的肩膀,颇有些语重心长:“拿着,就说是你自己买的 ”


小弟接过,这个时候才发现这个大哥刚追他的时候手里还拎着早餐。


不得不说,前家人的身手真牛。


“得嘞哥。”小弟接过来。


“明早我还在这里等你,别再跑了。”肖战说:“对了,别告诉一博是我买的。”


“您放心吧哥!咱这嘴!严严实实的!”小弟拍胸脯保证。


转脸。


“博哥我跟你说,那条子没安好心,真的,每次都窜出来吓人。”小弟告状。


王一博手里拿着早餐:“这早餐?”


“那条子给的。”


小弟小心翼翼观察者王一博的反应,他不会博哥扔到湖底喂鱼吧。


“再送什么别收。”王一博说。


“是。”


肖战接连几天都来送早餐,这两天他太忙了,不然小弟的百米冲刺都要快上几秒。


“肖战一直在这附近转悠吗?”老大问。


“是。”汤雷说:“我看基本上就是早上送早餐,我也截过几次,查看过,没有发现什么。”


“汤雷,你说…王一博会不会是卧底。”老大问。


十二年了,除了这件事情之外,王一博并没有什么惹人怀疑的事情,真的是爱情力量太大吗?


“下次等肖战送过来不一样的东西时,拿过来。”大佬吩咐。


肖战勤勤恳恳送第三天的时候,碰到了王一博。


“一博,一博你听我说!”肖战拽住王一博:“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奶奶,她前天病了,老人家躺在病床上说想让我见见她老朋友的的孙女,我真的没办法我才去的!”


王一博就那么站在那里静静的听着。


“所以呢?”


“一博…”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找警队的朋友帮忙查了一下。”


“让我猜一猜,是不是知道了我不是大学生,害怕了,所以去相亲,还特意选了一个偏僻的地方。”


肖战心虚的抿了抿嘴唇。


“是,我骗了你,你也背叛了我。”


“咱们一别两宽。”


肖战摇摇头,猛的把王一博抱在怀里:“不,不行,一博,我不允许!”


“200天。”王一博说:“这六个多月,是我这22年来最开心的六个月。”


“别见了,肖战,回去吧。”


这一段被帮派里的小弟奉为反恋爱脑No.1。


“当时博哥态度可强硬了!”


“可是博哥不也骗了人家?”


“对,你可千万不要学,博哥除外。你没博哥那张脸。谈恋爱还是要坦坦荡荡。”


“好嘞哥。”


那天见完之后,肖战没有气馁,除了早餐之外,还在每天下午送一束花。


送货小哥:老板别接这家生意了,孩儿怕。







5

老大最近很开心


一是王一博内鬼嫌疑解除,二是最近帮里的货走的很顺利,日子美美哒。


加餐!吃肉!


起来嗨!


嗨…嗨不了了!


半夜警察突袭,一个都没跑,证据砸在脸上桩桩件件。


警车呼啸而过,警灯划过夜晚。


一切都尘埃落定。


双管齐下。


“徐阳,涉嫌雇用他人杀人,贪污巨款…”


徐阳望着对面的人,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帮派一共抓捕106人,其中主要涉案人员8名,依法进行判处。


“怎么没见博哥?是他老公没抓他吗?还能这样?”


“……妈的你真是笨死的。”








6

“今天的花还不收呀?”


“怎么?不愿意送了?”


“哪能呀。”


“小姑娘手摸着舒服吗?”


“哎哟我的宝!我这就去找局长,出个任务把我老婆出没了!”






0

王一博想跟所有人说,肖战真的救过我的命。


记忆里很模糊,他只记得穿着迷彩服个人伸过来一只手让他攥着,告诉他,抱抱别怕,哥哥来救你了。


再醒来就是在病床上。


王一博知道父母是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才出的事情。


可自己却被迷彩服给救了。


那个人每次来都是他最开心的时候,他会给自己糖,轻声问他,有没有哪里痛。


王一博知道他是因为父母的事情被调过来的,他还会走,自己找不到他。


不想。


所以当他听见外面在商量该怎么安排他的时候,王一博说:“你们可以把我送回帮里,我帮你们传递消息。”


警察们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是说他小孩儿不知天高地厚,还是说他太小,如果真回去谁知道会成长个什么样子。


没有人知道上层做了什么决定,真的抹去了养伤的这段时间,把他送回了帮里,说是父母把他推了出去,他仗着人小躲过搜查。


帮里有人怀疑,有人确信。


毕竟王一博从小就聪明,是出了名的。


孩子太小,还是按部就班上学,大学出国交流了两年,也慢慢参与帮里的事情。


当时的帮派如日中天,在地方为非作歹,上层联系了王一博。


候选联络人员里没有那个人。


王一博在等,只要有一丝联系,他总能等到他。


他一贯的聪明。


在他的帮助下,老大渐渐力不从心,更加的依赖他。


事情慢慢发展,上层终于决定对徐阳出手,现在缺的就是关键性的证据。


证明徐阳手底下养了不正当的人。


需要照片。


王一博说他可以。


上层说这样风险太大,一旦失败,你就会暴露。


王一博说,肖战你们知道吗,就之前借调过来参与追捕的那个迷彩服,我想找他当男主角。


肖战挺蒙的,又被借调过来当了辅警,管治安。


他发誓,真的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人打架。


懵着来,懵着走,晚上才发现微信上有一条新的好友申请:很对不起打扰你相亲,所以…你介意多一个男朋友吗?


说白了,王一博没安好心。


他仗着自己聪明,确保肖战的安全。


肖战18岁参军,那场抓捕行动他虽有印象,但是已经在十年军旅生活,无数次行动中慢慢被冲淡。


他心疼王一博当时的眼神,他后悔了,他应该说,不,我记得很清楚。


慢慢的,他越发心疼。


卧底,多重的词。


他发现,他喜欢上了王一博。


没来由的,反应过来时,已经喜欢上了。


所以他更加的担心,担心王一博瞒不过老大,担心老大一气之下就杀了他,担心他们被汤雷的摄像头拍到不该拍的东西,担心确保徐阳到场的情况下给王一博按上针孔摄像头会被人发现,担心还没拿回针孔摄像头就被老大得知计划。


他越发担心。


但幸好,一切都很顺利。


回过神来想这几个月的时间。


6.20,20:00。


值得铭记。


“说呀,你介意多一个男朋友吗?”王一博问。


“能不能直接从男朋友变成老婆?”






《百日行动规章制度》:

甲方:W      乙方:Z


1.打电话如果由甲方开始,沉默即为情况有异。反之亦然。


2.在家不讨论跟工作有关的事情。


3.送东西夹带情报,第一种在第一次,第二种在第二次,以此类推。 


4.此为初版,后续根据情况随时调整。




“再加一条。”


“合作期间可以对甲方产生不正当感情

嘿!宝们!好久不见呀~我好像快放假了哈哈,新的一年希望大家顺顺利利,继续热爱!

  

如果你还喜欢木七的文,那就点个梗吧,写点赞最高的一篇!

Q:七七新年快乐!

迟到的新年快乐!新的一年顺顺利利呀~

Q:想你了七七😭最近还好吗?快乐每天呀~

每天忙碌,依旧热爱,新的一年顺顺利利呀~

感慨

2022.9.15

我今年24岁,工作稳定,无路可逃。

我或被迫或主动的走到相亲的道路上

我跟朋友哭,我说如果我的人生真的被我自己书写,我一定会消失在24岁的夜晚

或者有一个爸妈满意的人跟我说结婚吧,我立刻同意。

但是我朋友说

你是写文的,我以为你会对婚姻抱有浪漫

我有那么一瞬间,不想妥协了。

我再努力挣扎一下。